中国足协亮出职业联赛新政“三板斧”

中国足协3日在其官网发布了关于职业俱乐部政策调整的文件,就俱乐部易地转让、商业冠名、新赛季外援人数等焦点问题进行了调整。文件提出,允许俱乐部在2024-2028赛季对所属球队冠名,有条件接受职业俱乐部的异地迁移,中超新赛季每场比赛每队最多可有5名外援上场。三项举措齐出台,也被大家称为中国足协新年的“三板斧”。那么,这三板斧到底新在哪里?

《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和球队名称管理规定(试行)》在职业俱乐部球队冠名方面的调整为:俱乐部名称坚持非企业化(中性名),允许俱乐部在2024-2028赛季对所属球队冠名。文件还规定,俱乐部所属球队不得接受俱乐部股东的字号、商号或品牌(包括与其相似的汉字或词组)的冠名;不得接受博彩、烟草等赞助商的冠名;一支球队仅可接受一个赞助商的冠名;不同俱乐部的球队不可被同一赞助商(包括其前十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的字号、商号或品牌)冠名。

《中国足球协会男子职业足球俱乐部变更注册会员协会及股权转让规定(试行)》在异地迁移、股权变更等方面的调整为:一是有条件接受异地迁移;二是取消新升级俱乐部在升级一年内不得进行重要股权转让的限制;三是适度放宽对转让方、受让方的资格审查要求,更好地适应俱乐部股权多元化改革的要求。

3日中国足协在其官网发布了2024赛季中超、中甲和中乙俱乐部球员转会注册相关文件,文件对外援政策进行了调整:中超新赛季每场比赛每队最多可有5名外援上场、中甲每队最多可有3名外援上场。

与此前相比,中超、中甲新赛季外援注册名额、报名和上场人数进行了调整。2024赛季,各中超俱乐部注册外援人数累计不得超过7名,中甲注册外援人数累计不得超过4名;中超每场比赛外援报名最多5名、上场最多5名,中甲每场比赛外援报名最多3名、上场最多3名。

此外,中超、中甲新赛季冬季转会窗口时间为1月4日至2月28日,夏季转会窗口为6月17日至7月15日;中乙新赛季冬季转会窗口时间为1月4日至3月8日,夏季转会窗口与中超、中甲一致。

据中国足协相关负责人介绍,外援政策调整是大势所趋,有利于中超球队更好适应亚冠比赛。

此次中国足协新政调整了男子职业足球俱乐部异地迁移政策,但有几个前提条件——凡是想要异地迁移,就必须得到转出、转入地的同意,以及中国足协同意,并且5年内不允许再次转让。

足协新规之下,对于四川球迷来讲,上赛季冲超成功的四川九牛是走是留充满了悬念。上赛季初,希望搬迁到湖南的四川九牛因为多种原因导致计划搁浅。冲超成功后,四川九牛表达了想继续留在四川的想法,但基于场地条件、政策支持方面存在困难,“留下来”并未板上钉钉。

1月3日,记者联系到四川九牛投资方城市足球集团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针对足协新政,俱乐部正在消化相应细则,目前到底是走是留还有待俱乐部高层进一步磋商。他提到,俱乐部此前和深圳方面有过关于搬迁的沟通,不排除会搬迁到深圳。

当下,中国足球深陷泥潭,竞技水平、行业声誉和商业价值等各项指标,几乎均跌落谷底。此刻,中国足协宣布“允许俱乐部未来5个赛季对所属球队冠名”,着实有些逆周期调节的意思。当然,规则虽然开了个口子,但到底有没有投资人愿意来“抄底”,还要打个问号。

中超联赛整体的商业开发和盈利能力极为有限,具体到俱乐部层面,大多数球队更是无法实现盈亏平衡。此前全盘封杀“冠名变现”的创收路径,相当于掐断了球队为数不多的输血管。当初激进的俱乐部中性名政策,据说初衷是“强化球队文化基因、打造百年俱乐部”,看起来是学习先进经验,与国外主流联赛的做法接轨。但这一充满理想主义的照搬照抄,忽略了国内足球投资、足球消费基本面孱弱的现实。最终,在“没有冠名,收入减少,紧缩开支,成绩滑坡”的负向循环中,整个职业联赛没有“穷且益坚”,而是不出所料地消沉沦落下去。

不可否认,一系列去泡沫化、去金元化的举措,对于中国足球的生态健康确有必要。然而,从去金元化到去商业化,从降温到速冻乃至“冰封”,矫枉过正,让中国职业足球付出了巨大代价。时至今日,痛定思痛,“在保持俱乐部中性名的前提下,重新开放球队冠名”,这一姗姗来迟的纠偏之举,有望一解多家俱乐部的燃眉之急。先输血先续命,活下去是当务之急,比什么都重要。

“身价”是靠成绩踢出来的,真金白银的激励,从来是竞技的核心驱动力。希望有了冠名、有了盼头的各级职业球队,能够早日走出阴霾,一步步把失去的斗志、把属于中国足球的价值找回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