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少年”逝于体育馆坍塌

因为被父母叫回家吃饭,赵亮错过了在悦城体育俱乐部的那场球局。几个小时之后,他在医院看见朋友们被一个接一个抬了进来。他认出了遗体上的那双球鞋,那是他最好的朋友夏风。

11月6日晚,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南县悦城健身体育馆发生坍塌事故,正在馆内打球的三名中学生不幸遇难。

十几岁的少年们在猝不及防中迎来告别,他们试着用自己的方式悼念,涌去遇难同学的社交平台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那个总能击败高年级学生的“篮球明星”、那个去密室逃脱吓得要回家的大男孩……

悲伤之外,少年们也有错愕,为什么建成只有5年的体育馆会突然坍塌?事发当晚,桦南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曾回应媒体,房顶坍塌与降雪有关。11月7日,事故调查组的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调查工作须整体考虑,不能单一推断。当天,黑龙江省寒地建筑科学研究院作为鉴定单位已进入现场实地勘察,对坍塌的建筑材料、钢结构进行测量取样。

11月6日18时,桦南县7名初中学生相约到悦城体育俱乐部打篮球,一个多小时之后,他们头上的体育馆屋顶塌了下来。

“轰”的一声,附近居民最初以为“发生爆炸了”。当晚7点20分左右,王文从自家楼上往下看了一眼,发现邻近的体育馆房顶不见了。

他跑下楼,发现路边被砸中的车辆损毁严重,一些商铺的窗户也被震碎了。在体育馆近前,王文看见两个学生被抬了出来,“一动不动”。他听到工作人员说,废墟里还有人被压着。

坍塌发生时顾明正在馆内打球,他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回忆,事发时他站在场馆中间,先是看到房顶墙皮一直往下掉,当即喊朋友们赶紧跑。他听见房顶发出“砰砰”的声音,仅仅过去3秒,就看到房顶塌了下来。他把跑在前面的人推出了体育馆,想起课上讲过“房子要塌时找个三角形的地方”,就躲在了墙边的柱子旁,这才得以幸免。

逃出后,他拍了视频发朋友圈向外求救,随后又返回废墟救人。前后共发生3次坍塌,第一次坍塌时,房顶的三面都塌了,第二次房顶全塌了。在最后一次坍塌之前,他与现场人员救出来一个人。被救的那个同学比较胖,四个人一起才把他抬出来。

程华所经营的儿童运动中心紧邻坍塌的篮球场东侧,他们和楼下的乒乓球场都受到了波及,玻璃碎了不少。万幸的是,周一事发当天,儿童运动中心没有课。

当晚,警方取走了程华店里的监控设备,以确定坍塌的具体时间。程华在监控里看到,画面最初有震颤和摇晃,随后坍塌引起的气浪推倒了安装摄像头的石膏板,画面随之消失。

深一度了解到,事发时,有7名学生在悦城体育馆打篮球,其中5人来自桦南三中初二年级。据新华社报道,在坍塌事故中有3人自行脱险,其中2人未受伤。4人被困,1人于19时50分许被救出并送往医院救治,其他3人被救出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诊断,2名住院人员中,1人腓骨骨折、面部轻微擦伤,1人软组织轻微擦伤,均无生命危险。

在坍塌事故中,那个在桦南县打球“挺有名气”的初二男生夏风不幸遇难。几位他的好友告诉深一度,夏风1米78的个头,身姿挺拔,球技出色,朋友觉得:“他以后能进职业队。”

赵亮是夏风最好的朋友之一,事发前一天,两人还一起去洗澡,玩到很晚才分开。最后那次打球,赵亮本来要一起去的,但临时被父母喊回家吃饭。

赵亮赶到体育馆时,现场已经封锁,赶去县医院,才在那里看到了另一个好朋友徐峰。徐峰被困两小时后被救出,只是骨折,没有生命危险。赵亮那时想,夏风的情况应该也还好。

事发4个半小时后,另一个去打球的好友韩星也被送到医院。因为他的爷爷奶奶尚未赶到,救援人员就让赵亮进去辨认,“韩星还活着,但他的状况比徐峰差太多了”。

凌晨一点多,又一个人被送来,赵亮看球鞋就认出是夏风。他又被叫去辨认,夏风的身体已经没有任何反应,“我根本接受不了”。赵亮说,韩星最后也没抢救过来,两个最好的朋友相继去世,“现在就剩我一个了”。

三人之间是那种最常见的男生友谊,夏风的社交账号叫@韩星爸爸,赵亮从小学二年级就和夏风玩在一起。“夏风篮球打得最好,在桦南打球的圈子里人尽皆知,我是打得最弱的那个。”

夏风的社交账号只在今年9月发布了一条视频,也是在悦城体育馆打篮球。他穿着白色T恤、黑色长裤,一记跳投,篮球空心入网,夏风转过身去,面对朋友骄傲地张开双臂。他配文调侃道,“我们一起联手,不知道被打爆多少次了。”

这条视频的评论区很快涌进了各种怀念。男生们的记忆总是与运动、游戏有关,被夏风在球场上击败过的高年级生喊话:“等你回来,我要报仇。”还有人的留言满是遗憾,“买复活甲可以复活他吗?”

女生们更多记着那些柔软的时刻,一个女生留言配图是夏风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兔子玩偶,“还记得这个吗,不是说下次生日还要陪我过吗,赶紧回来!”

何乐是桦南另一所中学的校队队员,和夏风打过比赛,那次是何乐他们赢了。他对这位对手的评价是篮球天赋高、为人坦率实诚,两个人本来约定,明年赛场上再见,“我俩直接对位,他防我,我防他。”何乐还在网上看到另一位遇难学生母亲发在微信群里的截图:“XX同学再也不能跟孩子们一起上课了。”那也是一个爱打篮球的男生,英语作文经常写到科比,想成为一名运动员。

女生小华总和夏风、韩星玩在一起,她觉得韩星长得好看,人又幽默,是朋友间的开心果,“一说话我们都想笑”。她一直记着那次几个人去玩密室逃脱,“韩星吓得一直要回家,夏风做任务的时候一直找不到按键”。

11月7日,桦南的大雪依然没有停。小华把一张雪景发布在社交平台上,“有些人出了趟远门,走完这一生我们才能遇见”。

在赵亮的社交平台上,为数不多的视频里大多有夏风和韩星的身影。事发之后,他又发出了一张和夏风的合影,上面标注着,两个人已经相识了2341天。

在那个只有赵亮、夏风和韩星三个人,叫“铁三角”的微信群里,赵亮一句句念叨着那些以前说不出口的话,“下次别那么贪球了。勉为其难承认你们一把,你俩打球是我认为最强的。”“韩星,这次你的名字我没打错,别那么幼稚了,哈哈,老给我肘击。”……

据公开资料显示,悦城体育俱乐部位于悦城广场综合体7号楼,建筑面积3208.96平方米,高度为9.05米,建筑分东西两部分,桦南县通报称,坍塌的体育馆在西部为单层建筑,面积675平方米,屋顶结构形式为H型变截面钢梁结构。

该建筑2017年7月开始建设,2018年7月竣工,建设单位为黑龙江省悦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设计单位是佳木斯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施工单位为黑龙江海峰伟业建筑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监理单位为佳木斯三江建设监理公司,2020年7月通过验收。该建筑所有权人于2020年5月至2022年12月间,将场所租赁给他人经营。2022年12月起,由桦南县新阳光健身俱乐部管理,主要用于开展篮球、乒乓球、羽毛球等活动,面向社会经营。

投资约4.3亿的悦城广场综合体项目,是桦南县招商引资的项目之一,也是黑龙江的省级重点项目。该项目曾在2016、2017年连续两年出现在桦南县政府工作报告中,2018年1月22日悦城广场开业时,桦南县政府官网曾发文祝贺。

天眼查APP显示,黑龙江省悦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22年已经注销。桦南县政府官方微信“大美桦南”曾发布消息称,经县住建部门大力招商,北京得意音通技术有限公司投资3.8亿元,在县城原奥林新村三期棚户区建设城市综合体项目,并投资注册悦城地产。

据澎湃新闻报道,该建筑的建设单位悦城地产的法定代表人吴立迁曾因卷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多次出现在裁判文书中,2018年8月7日的一份文书显示,吴立迁为桦南县建筑局退休干部,妻子杨巾力为桦南县环保局干部。

坍塌体育馆的施工单位黑龙江海峰伟业建筑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7年,参与招投标项目48次,还曾中标桦南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建设项目、保障安居工程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工程项目、老旧小区改造项目、供电公司物资储备库项目等。

深一度致电上述多家企业机构,电线日晚,曾被桦南县政府称为项目投资方的北京得意音通技术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作为一家高科技公司,自成立以来从未涉足地产开发业务,也未投建该涉事项目”。

作为桦南县为数不多的室内篮球馆,悦城体育馆在办理会员卡后,费用是每小时10元钱。受访学生告诉深一度,这里的设施尚可,他们平时白天上课,去篮球馆的时间多在晚上6点到8点左右。特别是冬季,去室内球馆的频率会更高。11月6日当天,因强降雪天气,全县停课,一些学生提早去了球馆。

11月4日,东北地区暴雪将至,桦南县县长程显峰主持召开防范应对当前极端天气的工作会议,会议提示的防御指南内包括必要时停课、停业(除特殊行业外)。

多名受访学生告诉深一度,11月6日那天和往年下雪的情况差不多,只是风特别大。一位学生是在下午3点接到停课通知,回家的路上,他看到路边的餐馆等店铺大都没有关店,体育场馆也在正常营业。

11月6日下午4点37分,桦南县气象台升级发布暴雪红色预警:桦南县6小时内降雪量已达15毫米以上,且降雪仍在持续。据媒体报道,截至当晚9时,桦南县24小时降雪量达44毫米。事发当晚,桦南县委宣传部一工作人员曾告诉媒体,房顶坍塌与降雪有关。

北京建院高级建筑师吴吉明发文分析,也将此次坍塌事故与暴雪联系在一起,一般来说,东北32厘米的积雪,对应的是每平方米近30公斤的重量,这次东北暴雪夹杂积冰,雪冰相融更实也更重而且还会累加,每平方米重量有40公斤以上,100平方米超过4吨,一些建筑因积冰不均匀,个别点位的受力会更大。

一位不愿具名的北京某建筑设计院院长表示,建筑设计对屋顶抗风雪的强度都有要求和规范,一般情况下,只是降雪,建筑物不会出现坍塌,具体需要现场勘查鉴定。雪载荷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不是决定性的,应该有其他原因,“降雪只是最后一根稻草。”

北京某设计研究院工程师赵晖告诉深一度,为了增加场馆面积,体育一般都是无立柱设计,用轻型的钢结构作为屋顶承重,特点是大跨度,多为装配式,缺点是承受的荷载小,一般只能承受自重、雪荷载以及检修荷载。

因为每个地方降雪量不同,雪荷载的数值也随之不同,建筑设计之前,需要设计单位查找当地相关的气象数据。设计和建设时,只要按照规范建设就不会超载垮塌,“因为国家规范要求的安全系数较大,一般要求是50年一遇,或者百年一遇。”赵晖说。

赵晖查找了建筑结构荷载规范国家标准,黑龙江佳木斯市50年一遇的风压为每平方米65公斤,雪压为每平方米85公斤。百年一遇的风压为每平方米75公斤,雪压为每平方米95公斤。

“一般民用建筑设计使用年限为50年,按照50年一遇的标准来设计”,赵晖说,荷载规范只是一个基本数据,在做设计时,还须按照国家建筑结构可靠性设计统一标准,把基础数据放大。2018年之前设计的建筑需要乘以1.4的放大系数,按此标准计算,2017年7月开始建设的事发体育馆的雪载荷为每平方米119公斤,远超事发时的降雪量。

对于事故原因,赵晖分析,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需要调查是设计、建设还是其他环节出现问题。

11月7日,事故调查组的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调查工作须整体考虑,不能单一推断,“肯定会考虑雪荷载”,经由专业的仪器设备取样、建模演算后,才能得出结论。当天,黑龙江省寒地建筑科学研究院作为鉴定单位已进入现场实地勘察,对坍塌的建筑材料、钢结构进行测量取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